本命年凯歌有了第三次合作!继续期待师兄弟双打😄

【诚台】不乖,该罚 |一篇简单粗暴的肉

爱我的卷卷宝宝(づ ̄ ³ ̄)づ虽然嘴上说不写肉,但是还是给我写了弟弟不要,感动哭(´;︵;`)

卷福的girl:

*一篇简单粗暴的诚台肉


*写的一波三折,希望各位小可爱轻拍我= =


*送给我花 @馥郁flower 的生贺!我花永远18岁~


不要问我为什么生贺送肉!我也不知道为什么!

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明台手腕翻转垂下眼帘视线扫过表盘,9点整刚好5分钟,书桌前的人却依旧脊背挺直眉头紧蹙手拿试卷一言不发,明台终于忍不住打破二人之间这种压抑的气氛,往前迈一步怯怯开口:“阿诚哥.....”明诚闻言抬头面带薄怒与之对视,却仍旧片语未发,明台在人视线拷打下忍不住低下头用更小的声音说到:“阿诚哥,我错了....”


 


“小少爷何错之有?”声线清冷,明台却意识到眼前人是真的生气了,这是自小明台揣摩出来的规律,平静过后就是一顿电闪雷鸣。


 


“我,我应该好好学习拉丁文的。”只觉得眼前人的视线灼热,不由将头扎的更低,明诚起身迈步上前,在人身前站定,捏住下巴迫使人抬头,视线相对,“我倒是想问问小少爷不好好学习,脑子都想在想什么。”


 


明台见人动作不由脸泛红后退一步摆脱人的钳制,结结巴巴开口:“想,想一个人....”明诚闻言挑眉,眸中闪过几分玩味,“哦?我倒是想知道何人能这么厉害能让小少爷朝思暮想。”


明台脸不由更红了几分,用蚊子般的声音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所以然,明诚不禁蹙眉厉声喝道“说”


 


明台被人突然一喝不禁心生委屈,索性眼一闭心一横,大声脱口而出:“想你!”明诚被人模样逗笑,表面却神色不变,亦步亦趋靠近将人慢慢抵在柜门上,将人固在怀里,声线低沉:“小少爷,是想上我还是想被我上?”




治肾亏不含糖




被人这般欺负,饶是再坚强,明台也没来由的委屈起来,将人一把推开,头扎进被子里小声呜咽起来,明诚见人模样,不禁亲叹口气将人用被子裹好揽进怀里,爱怜的吻了吻额头,见人眼圈泛红眼泪打转,吻辗转向下,舔舐去人的泪,满是愧疚,“是阿诚哥的错,阿诚哥不该这般罚你。”


 


不哄还好,一哄人的泪更是憋不住,将头扭过去一副拒绝交流的样子,明诚更是心软的不知所措,心思一转勾唇一笑,开口道“别哭了,下次换你在上面。”听人这话明台这才扭过头,满脸泪痕眼巴巴的看着明诚,明诚被人眼神逗笑抬手给人擦干眼泪,坏笑启唇


 


“自己动。”


 


 


 


END


 


PS:


叨叨两句


作为一个懒癌重症患者,


真的很感谢各位小可爱对我不离不弃


对我像对老公一样好【不要问我脸呢】


欢迎前来催更!!【虽然催了也不更~】


数了数坑 发现也不是很多~


也就几个小剧场没更~


我爱你们我爱你们我爱你们 重说三


 


还有我已经可以预计 评论即将出现:波浪卷这三个字【无力望天】


 


 


 


 


 



评论
热度(177)
© 馥郁flower | Powered by LOFTER